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化工要闻 > 现代煤化工应为能源保障发挥更大作用

现代煤化工应为能源保障发挥更大作用

[ 2017-10-13 ] 来源于: 中国能源报

  作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重要方式之一,煤化工发展可谓历经波折。对我国能源发展意义几何?存在哪些问题?在燃油汽车退出时间表的制定中,煤制油何去何从?近日,记者带着问题专访了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煤化工事业部主任阮立军。
  转变能源发展战略应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中国能源报:目前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处于何种水平?
  阮立军: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能源需求随之逐年上升。石油从自给自足变为对外依存度年年上升,原油对外依存度目前升至65%。以石油为原料的部分基础化学品,对外依存度同样居高不下。
  虽然我国正在采取油气供给多元化措施,通过建立石油战略储备、建设陆上管道通道等方式增强护卫能力,但这些措施归根结底仍需对外依赖。
  中国能源报:如何发挥煤炭的主体作用?
  阮立军:煤炭是我国的主体能源和重要原料,因储量较大、价格相对稳定,本世纪前50年内在我国一次能源构成中仍将占主导地位。
  就降低能源对外依赖而言,首先要转变能源发展战略,从以油气为主的能源发展战略转向以煤炭为主体,电力、油气、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全面发展的能源战略。
  而这一能源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通过调整和优化能源结构,实现能源供给和消费的自给与多元化。其中,重点加强石油替代资源的开发利用,现代煤化工能够生产清洁油品和煤基化工材料,是解决当前我国能源供应不足的可行途径之一。
  现代煤化工发展尚处产业化初级阶段
  中国能源报:我国煤化工发展现状如何?
  阮立军:“十二五”期间,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通过优化工艺技术和提升管理,示范项目运行水平不断提升,基本实现了安全、稳定、长周期、高负荷运行,煤耗、水耗不断下降,“三废”处理和环保水平不断提高。关键技术和重大装备自主化水平进一步提升,整体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同时培养了一批骨干企业和人才队伍,逐步建立起有效的人才培养机制,基本形成专业全面、结构合理的人才队伍。
  中国能源报:发展现代煤化工意义何在?
  阮立军:发展现代煤化工,除了可以逐步提升国家能源安全的保障能力,还能在国民经济发展中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主要表现在:
  一是现代煤化工生产过程相对清洁。通过采用清洁生产工艺和先进环保技术,与分散燃煤、燃煤发电等传统煤炭利用方式相比,现代煤化具有明显的环保优势。
  二是大大提高了煤炭利用效率和经济转化效益。现代煤化工以煤炭作为原料,生产油品、天然气等多种产品,工业增加值远高于工业行业平均水平。
  三是提供清洁燃料。煤制油产品几乎不含硫和重金属,比现有油基油料更清洁。煤制气可为煤改气提供气源补充,对大气污染防治具有重要作用。
  四是实现资源的综合利用。如可充分利用低阶煤和高硫煤,资源化利用废渣,使用矿井水而节约地表水等。
  五是煤炭企业转型升级的有效路径之一。现代煤化工可作为煤炭企业延伸煤炭产业链、提高附加值的重要途径。
  六是带动自身和相关产业的技术进步。我国现阶段对现代煤化工的自主创新非常活跃,其技术进步必将带动设计、制造、材料、添加剂、工程等产业链上相关行业的全方位进步。
  中国能源报:现代煤化工发展还存在哪些问题?
  阮立军:作为新兴产业,现代煤化工仍处于产业化初级阶段,尚存在一些问题。一是生产工艺技术有待完善;二是企业运营管理水平有待提高;三是产业支撑体系有待健全;四是气化技术有待升级;五是废水、废渣等环保问题有待彻底解决。
  除自身问题,现代煤化工还面临着一系列外部挑战。如国际油价持续低迷、碳减排压力巨大、燃油汽车逐步退出及新能源产业化利用等。
  我认为,这些有的是共性问题,是任何一个新兴产业都会遇到的;有些是发展中的问题,可通过技术进步和加强管理而解决的;有些是价值判断问题,还需综合多种因素权衡判断。只要给予足够重视和投入,上述问题都应是可以根本解决的。
  事实上,通过近几年示范工程的推进,现代煤化工在工艺技术、能耗、水耗、环保等各方面也已取得了很多突破。如神华鄂尔多斯108万吨/年煤直接液化项目,吨产品水耗从10吨降至5.8吨;伊泰16万吨/年煤间接液化项目,吨产品煤耗从4吨标煤降至3.6吨标煤;神华包头煤制烯烃项目吨,产品综合能耗从3.6吨标煤降至3.3吨标煤等。另外,已建成项目大多完成了污水处理系统改造,优秀项目可实现近零排放,新建项目全部按近零排放设计。
  经济性是当前制约煤制油的最大问题
  中国能源报:为什么要发展煤制油?
  阮立军: 2017年,预计通过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的煤制油产量可达400万-500万吨。按照《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2020年煤制油规划产能为1300万吨。
  2016年全国石油产量有所下降。2017年上半年,首个中俄石油管道进口俄罗斯原油共计750万吨。中俄原油管道二线正在加紧建设,设计年输油量1500万吨。也就是说,虽然对于我国当前的6亿吨石油消费来说,煤制油的产能和产量显得微不足道。但现阶段产量已可弥补国内1-2个大型油田的减产。而“十三五”末规划产能,将能弥补目前国内全年的石油减产,或基本替代一条中俄石油管道的进口量。
  中国能源报:当前煤制油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阮立军:通过前阶段的示范和示范升级过程,煤制油工艺技术已日臻成熟,现在最大的问题仍是经济性。
  目前,煤价还在攀升,油价却低迷不前。大部分企业在含税销售价下,经济性并不乐观。若能解决消费税问题,煤制油在经济性上也可具有极大的竞争力。而能耗、水耗、环保等问题,随着技术创新和改进,也将得到根本解决。
  就目前各种因素来看,可以通过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在解决相关问题之后,探索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使之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待正在制定的燃油汽车退出时间表对煤制油的影响?
  阮立军:目前,包括我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和汽车厂商都在关注燃油汽车的退出时间表,这对炼油和煤制油必将产生巨大影响。不过,其中仍存在诸如电动汽车蓄充能力、基础配套建设、废弃电池处理,及锂、钴等资源供应是否也要对外依存等问题,需要先得到解决。
  现代煤化工的建设和投资回报周期都较长,期间的技术进步和突破难以预料,因此还需慎重考虑和谨慎对待。

本网站发布的有关产品价格行情信息,仅供参考。实时价格以现实流通中为准。
受众若发现信息有误,可向本网建议及时修改或删除。
受众在浏览本网站某些产品信息之后,使用该产品时请向专业人士及生产商和经销商咨询,本网站不对该产品的任何使用后果负责。(行情联系电话:64444010)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编辑推客